拍卖市场上的黄金拍品为何难火爆(图)

作者:佚名 来源:龙兮网 时间:2012-02-14

适逢2011年秋拍卖受经济环境影响,许多拍卖公司上拍的清末民初金条、金锭流拍,许多金器成交价与估价相近,折算后,比金价高不了多少。为何金银器的光彩被书画、陶瓷、油画雕塑遮掩了呢?

  在艺术品拍卖中,金银器的光彩被书画、陶瓷、油画雕塑遮掩了。这是因为流通量少之故,且金银长期属于国家专控物资,由中国人民银行或指定机构专贮、专铸、专买、专卖,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许多人往往是从送给长辈、恋人的首饰上才第一次接触到黄金的。

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苏富比2008春季拍卖会,成交价1.168亿港币。

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苏富比2008春季拍卖会,成交价1.168亿港币。

  在“备战备荒”年代,遵照“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中华大地呈现举国备战、全民皆兵的景象。我家居住的居民楼旁也挖起了防空洞,竟意外地挖出一具骼髅。好奇的小伙伴们一拥而上,一个小朋友捡起一枚闪闪发光的小金属环,左传右看,回家交给了家长,成了挂窗帘的铜环。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清代的金耳环啊!30多年过去了,儿时玩伴的姓名、面容都淡忘了,但金属环沉甸甸的感觉,依稀还在。

  这几十年,中国也由廉价出口农矿产品和文物换取外汇的农业国,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为全民藏金的收藏投资大国,实物黄金、纸黄金、电子盘黄金走进了平民的日常生活中。

  上世纪90年代初,艺术品拍卖在中国大陆兴起,书画、瓷器、玉器成为收藏投资的主要品种,中国人民银行铸行的金质熊猫纪念币也出现在邮品拍卖专场,而成规模的金银器拍卖是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推出古代钱币和铜镜专拍之后了。

  拍场上,金器以清末铸造的金币、民国时期铸行的金条较多。这些罹“文化大革命”惨祸而幸存私人手中的金制品数量很少,成交价、总成交额不高,难以形成一定的收藏投资规模。个别金币屡创拍卖纪录,多源于其钱币价值。同等重量的金币价格往往不及银币——这取决于钱币的稀有度,与材质无关;只有当金、银币同样珍稀时,材质才起到价格放大的作用。2004年春,马定祥收藏的一枚清代金质壹元样币176万元成交,得标者认为物有所值。而清末、民国时期的金店银楼和造币厂铸造的金条、金砖的拍卖价格,始终随着金价的波动而起伏:金价200元/克左右时,金条、金砖的拍卖价折合300元/克左右。这也说明人们对这些金器及其价格还停留在金银首饰的认知水平。在人们的收藏投资理念优化和提升后,一些历史价值、艺术价值较高的金器拍卖价格出现了明显的涨升。

  20世纪90年代中期,山西五台山地区流出了金质“淳化元宝”供养钱,时人多以之换了鸡蛋,部分流散海外。2002年11月,一枚金质“淳化元宝”供养钱在中国大陆拍卖市场现身。迄今,拍场已见数枚,成交价从近二万元涨了20倍。这批供养钱重不过十数克,内含金质、皇帝供奉、佛教、人像图案等诸多因素,有着继续上涨的理由。

  21世纪初,浙江杭州地区流出一批南宋金叶子、金条,镌“铁线巷陈二郎”“天水桥东周五郎铺”“清河坊西阮六郎”等铭。金叶子厚如素描纸,十重叠成,每张重37克左右,价格从一万元左右上升至今天的八万元左右。金条与小学生用的不锈钢尺大小、薄厚相若,重亦37克左右。因这批金条分散在数人手中,量又多,初时几千元一条,价格攀升缓慢,2011年涨至四万元左右。

  南宋、明代金锭和元宝因其铭文多有珍贵的历史信息,存世量稀少,故成交价都在几十万元之上,非寻常人可藏。

  汉代的“白金三品”之说难有定论,但汉代金饼和马蹄金拍卖价相对不高。有伪品掺入,藏者不可不察。

  郢爰是市场中能见到最美的金质货币,整版或存版较大较多者较少,多为裁切的单枚或几个单枚连在一起。当笔者关注时,成交价格已然高企。

  金贝是市场中能见到的最早金质货币,近年随着数量增多,拍场屡见其踪,体型有大、小两类,大如成人拇指,小如黄豆,均为一毫米厚左右的金皮附于模具上锤打而成,含金量不高,单枚重量较轻,大者市价4000元左右,小者1500元左右。

  黄金材质的古代钱币,或铸或錾,如汉代金质五铢、隋代金质五铢、唐代金质开元,宋代和明代的钱币也有金质品种。这些钱币拍卖成交价不高,尚存购藏机会。

  曾见一枚隋代金质五铢,金光灿灿,锈蚀包浆完好。以6000元委托竞拍,叮嘱随时联系加价。拍卖中、拍卖后无人与我联系,结果6000元成交,惜不属我。拍卖行人员热情地劝我选择其他流拍标的物,以补遗憾。复览两枚察合台金币,总重不过5克,含金量不高,底价2500元。与委托人联系,得知购入成本4000元,若2500元拍出,委托人也认了;若拍后洽购,不能低于4000元。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两年前,偶翻中国嘉德拍卖图录,见一枚8克重的金饼,当是丝绸之路遗物,标注“西亚小型金饼”,惜不知飞向何处,继而留心,果见类似金饼又现,遂委托买入。中国嘉德上拍了四枚这样的金饼,除最早的一枚外,其余三枚尽入囊中。三枚金饼的重量不足30克,价不盈万,让我在得到黄金的同时,还满足了三次等待,犹如青春萌动的热血男儿,等到了心爱的姑娘。遗憾的是,西亚金饼不再来,但我知道,她的存世量不止四枚!让等待插上想象的翅膀,这大概就是收藏的魅力吧!

  当然,拍卖还能催生人的成就感。当别人加两百元,你加一千元之时,是否有了气吞山河的感觉?从拍卖结果而言,四千元、四亿元只是数字的区别,何况四千元的成交价绝真。在这个世界上,在收藏界里,有四千元者如过江之卿,而能以四千元在著名拍卖行夺标者毕竟不多。凭此,就足以让人自得和兴奋了。

  适逢2011年秋拍卖受经济环境影响,许多拍卖公司上拍的清末民初金条、金锭流拍,许多金器成交价与估价相近,折算后,比金价高不了多少。四件传承有绪的唐代金器在中国嘉德上拍,这是唐代金器首次试水中国大陆拍场,完成了古代金属文物的一次市场定位:一对唐代莲叶伏龟盘拍出920万元,一对唐代瓜棱瓶拍出345万元,略高于估价。在晚清官窑瓷器的拍卖成交价登上百万元阶梯背景下,未跨入千万元门槛的唐代金器是令人期待的。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